首页 > 金融资讯 > 列表

揭秘传销式数字货币骗局:一到返钱高峰就关网跑路

来源:  2017-06-25  阅读数量 5424
近几年来,比特币的火爆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数字货币这一新生事物。然而,也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一新概念炮制一个又一个骗局。近日,央行货币金银局的官网发布了一条“关于冒用人民银行名义发行或推广数字货币的风险提示”。
 
央行强调:“我行尚未发行法定数字货币,也未授权任何机构和企业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无推广团队。目前市场上所谓‘数字货币’均非法定数字货币。某些机构和企业推出的所谓‘数字货币’以及所谓推广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行为可能涉及传销和诈骗,请广大公众提高风险意识,理性谨慎投资,防范利益受损。”
 
26种数字货币涉嫌非法传销
 
无独有偶,近日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协会结合互联网传销最新特点和模式对2016年出台的《互联网传销识别指南》进行更新。本次《互联网传销识别指南》(2017版)相比去年主要新增数字货币传销以及微信传销两大部分。在数字货币传销部分,《识别指南》指出,数字货币的理解需要一定的门槛,大部分投资者并不懂数字货币,很多传销分子利用这点进行传销行骗,将“数字货币”的概念与传销结合起来,形成“传销式数字货币”。
 
这份指南点名26种所谓数字货币都是披着或者疑似披着数字货币的外衣进行非法传销的项目。分别是:珍宝币、百川币、SMI、MBI、马克币、暗黑币、MMM、美国富达复利理财、克拉币、V宝、维卡币、石油币、华强币、CB亚投行香港集团、币盛、摩根币、贝塔币、世通元、U币、聚宝、21世纪福克斯、万喜理财、万福币、五行币、易币、中华币等。
 
传销货币是怎么骗人的
 
据业内人士介绍,传销分子的基本套路是传销式数字货币的“交易行情”基本由特定机构控制,早期为吸引投资人投资,可能会将货币价格炒得很高,一旦时机成熟,就集中进行抛售,价格一落千丈,投资者最后血本无归。更为恶劣的是到返钱高峰,平台直接关闭,组织者失联,然后到其他地方包装新的概念,按照相似的骗法,继续行骗。
 
相比其他传销,数字货币传销一般具有三大特点:一是有实在的产品——数字货币,而且被包装得很高级;二是参加者可以获得拉人头奖励,奖品是数字货币本身;三是数字货币会随着参与骗局的人增加而升值,在数字货币升值周期,参与者可获得数字货币的数量也会增长,参与者包括最底层参与者也会获利,但是进入贬值周期,底层参与者往往损失巨大。
 
缴会费号称可躺着挣钱
 
据了解,“传销式数字货币”宣传的收益模式一般分为“静态奖”和“动态奖”,都是想满足一些人“赚快钱”的梦想。“静态奖”指购买数字货币产生的收益。想得到“静态奖”,投资者必须缴纳入会费。
 
2016年,湖南常德警方破获了一起美国未来城“万福币”特大网络传销案。“万福币”的“静态奖”就是,“只要缴纳一万元人民币即可注册成为会员,不发展会员,只等万福币价格上涨,即可躺着拿钱,一年收益率稳赚3倍左右,如果发展得好也可能达到5至10倍。”
 
今年,中华币的骗局被媒体揭开。据报道,中华币的“静态收益”模式是,注册成为“中华币”会员即可购买中华币,门槛为一单500美元(汇率固定为6.9,500美元即3450元人民币)。每单500美元中的一部分会作为推广费用被扣除,剩下的钱每天释放2%用于购买会升值的“中华币”,最终保证三年保底6倍收益。
 
奖励参与者“拉人头交会费”
 
为了吸引更多会员加入,“传销式数字货币”往往会采取传销的方式进行疯狂推广,并美其名曰“动态奖”,本质上就是“拉人头”。
 
以“万福币诈骗案”为例,其“动态奖”是,“根据会员发展人员的多少分为1-5星、1-5金、1-5钻的三阶十五级,每个级别对应不同的奖金回报,发展了下线就能获得提成,并可层层提成,最低一星级会员可获得下线会员交纳资金10%的提成,发展的会员达到一定数量还可晋升级别,获得更多提成;5钻级会员获得下线会员交纳资金提成比例则高达80%。”
 
当然,无论是“静态奖”还是“动态奖”,投资者真金白银的投入最后只换来账户上无法变现的虚拟数字而已。即使有时候骗子会发放现金,也是用后来投资者的钱去补窟窿,和“庞氏骗局”一样。
 
价格由庄家幕后操纵
 
“传销式数字货币”的“交易行情”,完全由组织者和平台方操控。前期为了吸引投资者加入,往往会把价格炒高,一旦开盘,平台方和组织者就会集中抛售套现,价格狂跌。除了组织者和极少数提早退场的人,其他投资者将血本无归。
 
据媒体报道,2016年5月,“中华币”正式开盘,开盘价35元人民币一枚,开盘才一个小时,价格就跌到了10元,接下来的几天更是跌到了2元,根本无人接盘,后来一直跌到仅剩5毛钱。
 
“传销式数字货币”的交易价格和涨跌形势完全可由组织者自己设定和修改。据报道,“万福币”所称的国际大盘其实是子虚乌有,都是组织者操纵的。常见的情况是,“传销式数字货币”到了返钱高峰时,组织者会直接玩失联,关网跑路。风声小一点之后再出来活动,包装一个新概念,继续这样骗下去。
 
拉大旗作虎皮包装项目
 
业内人士指出,传销货币之所以能让很多人上当,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常拉大旗作虎皮,伪造官方人士、权威机构的背书,把项目包装得十分高大上。
 
“中华币”介绍材料宣称,“中华币”是由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设计、中兴同寿(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技术团队研发的数字加密货币。已经被确定为传销骗局的“易币”,在宣传材料中称其发行平台“中国网超”系受商务部等5部委的委托搭建,该平台是中国“数字货币教学实践示范基地”之一。
 
有些传销项目即使被查了,也会蛰伏一段时间换个壳继续做。比如“五行币”,其前身是一个叫“云数贸”的组织,2013年就被中国工商总局和公安部定为当年的十大传销之一。组织者宋密秋(化名为张健)出狱之后,带着“五行币”卷土重来。
 
安全提醒:五招辨别数字货币是否是传销货币
 
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币这样的真正的虚拟数字货币与专门骗人钱财的传销货币有很大不同,投资者必须仔细辨别。《互联网传销识别指南》(2017版)指出, 投资者可以从5个方面判断数字货币是否是虚拟货币。
 
(1)发行方式。虚拟货币不依靠特定货币机构发行,它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的计算产生,是去中心化的发行方式。每个不同的终端节点负责维护同一个账本,而这个维护过程主要是算法对交易信息进行打包和加密,而传销货币则主要由某个机构发行,并且采用拉人头的方式获利。
 
(2)交易方式。虚拟货币是市场自发形成的零散交易,形成规模后逐渐由第三方建立交易所来完成交易。而传销货币则有某个机构自己发行,并且自建平台来进行交易。
 
(3)实现方式。虚拟货币本身是开源程序,在Github社区维护。其总量限制的参数和方式,均显示在开源代码中。而传销货币的开源是完全抄袭别人的开源代码,且没有使用开源代码来搭建程序,所以其本质跟Q币一样是可受网站控制的。
 
(4)是否给出源代码链接。一般的去中心化数字货币都会在官网的显要位置给出源代码的链接,这样做是为了公开透明地展示货币系统的运作机制。而传销货币重点宣传的是充值购买交易流程,并不提及其运作机制,甚至网站都没有源代码的链接地址。
 
(5)官网是否是https开头。一般的去中心化数字货币的官网和交易网站地址都以https开头,其目的是这类网址可以很好地保护用户的数据不被非法窃取。但传销货币的官网、交易网站等在内的相关网站都没有以https开头。
 
相关新闻:“五行币”系列传销组织头目被缉捕回国
 
6月6日,在印度尼西亚警方、我驻印尼使馆的大力支持下,公安部工作组将“五行币”系列传销组织头目、重大犯罪嫌疑人宋密秋从印尼缉捕回国。
 
经查,自2012年11月始,犯罪嫌疑人宋密秋化名张健,伙同他人设立深圳“云数贸”贸易有限公司,编造销售公司原始股等谎言,非法组织开展传销活动,涉及金额6亿元。案发后,宋密秋潜逃出境。
 
其间,宋密秋在境外遥控、伙同他人先后推出“云讯通”、“五化联盟”、“五行币”等多个传销名目,利用互联网继续大肆组织传销活动,打着“爱国、慈善、高额回报”等幌子,通过“拉人头”的方式骗取钱财。今年以来,其以投资“虚拟货币”“五行币”可获“金币奖励”、“动态收益”等为诱饵,引诱国内众多人员疯狂参与。
 
就在近日,新疆伊宁市公安局端掉了一个以美容美体店为掩护,利用“五行币”实施诈骗的传销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2名,涉案金额300余万元。
 
经查,56岁的伊宁女市民王某通过微信结识了做“五行币”推广的广西籍人王某某(已被广西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被洗脑后,王某发展朋友、46岁的伊宁女市民钟某在伊宁市共同推销“五行币”。
 
2017年1月起,两人以钟某在伊宁市经营的一家美容美体店为掩护,采用拉人头,分层级推行“五行币”。钟某建立了一个240多人的“用行动实现梦想”微信群,编造“国家发行数字货币”、“帮助国家储备黄金”、“通过虚拟货币五进五出可以产生裂变,一枚五行币可增值为400万元”等谎言对外推销“五行币”。两人共发展下线160余人购买“五行币”,涉案金额达300余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