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币新闻 > 列表

比特币暴涨背后:中国比特币矿机已垄断全球

来源:  2018-01-24  阅读数量 8069
划重点

1、我们在华强北见到了来自塞尔维亚、俄罗斯、印度等全球各地买家,在那里急切地寻求矿机货源。但他们毫无要求“物美价廉”之意,这是一个卖方市场,中国卖家主导着话语权。

2、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矿机销售集散地,华强北背后的支撑,是深圳及附近地区强大的电子工业设计和制造能力。

3、在垄断了全球的矿机市场份额之后,有两家公司发现了新的兴奋点:借助于比特币矿机的算力技术积累,他们可以将经验复制至世界技术最前沿——人工智能领域。


4本站推荐优质数字货币交易平台。


视频:探访比特币产业链,时长约15分34秒


2018年1月中旬,深圳连日阴雨,气温降至10℃以下,南国冬季来临。

但华强北商人丁瑞的矿机生意,正是旺季。他刚刚完成一笔100台矿机、超过300多万元的单子。和他交易的,是一个俄罗斯人,对方从莫斯科慕名前来,在得到能立马交货的承诺后,爽快地交付了订金。

在华强北,像丁瑞这样的商人,已经成为庞大的群体。他们在以比特币、以太坊等为代表的数字货币惊人涨幅中,灵敏地嗅到商机,借助华强北背后的产销能力,向全国乃至全球铺开矿机生意的大网。

浪潮席卷之下,短短半年时间,华强北一扫近年来受电商打击的颓势,商铺紧缺、房租上涨的故事重演,就连门口黄牛和你的搭讪,也从“发票发票”和“手机手机”,变成了“矿机矿机”。

在数字货币疯长的过程中,价格数字的涨跌,是最受关注的焦点。对于矿机如何生产数字货币,愿意认真了解者寥寥。

但事实上,如果没有矿机的开发、生产者,至今比特币或许仍是由极客群体的笔记本电脑在空闲时生产出来的。这也意味着,它不会进入大众的投资视野,更不会涨出天价。

更少有人知道的是,中国人垄断的矿机生产及经销链条,也是“中国制造”领先全球的一个典型缩影。

我们在华强北见到了来自塞尔维亚、俄罗斯、印度等全球各地买家,在那里急切地寻求矿机货源。但他们毫无要求“物美价廉”之意,这是一个卖方市场,中国卖家主导着话语权。

背靠深圳及周边强大的制造业基础设施,“中国制造”在过去几年牢牢垄断着各式矿机的设计和生产。世界排名前三的数字货币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科技,囊括了全球九成以上的份额——这三家公司都是中国人创办的。

在芯片产业领域,矿机生产商的芯片设计、开发能力成为专业芯片行业上升最快的细分领域。红杉等顶级风险投资公司亦投资了矿机生产领域的佼佼者。

现在,已有野心勃勃的矿机生产商开始向人工智能领域扩张,他们认为自己在算力领域的技术积累,恰好能解决人工智能芯片算力不足的问题。

矿机的故事,比数字货币起伏的价格,更值得中国公司潜心研究。

而从被誉为“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华强北,开始讲述矿机产业链条故事,再合适不过。

华强北的异变

每个人都在讨论矿机


进入华强北的地标赛格广场,楼层指引中“矿机”两字很快映入眼帘。这里的4层和5层,铺位基本被矿机商户占据。

丁瑞是这里较早经营矿机生意的商户,他原本的主业是售卖显卡和机箱。之前卖电脑、手机的商家们,纷纷改了行当,叫卖矿机。有的商户甚至连原有的招牌还没改,柜台上直接摆着矿机,用来招揽客户。对他们来说,狂机与以往的电脑硬件并没有差别,只是更紧俏。

赛格广场的招商经理告诉《棱镜》,矿机的生意火起来之后,这里的铺位租金上涨了接近一倍,但依然无法阻挡商户的热情。铺位紧缺,为此他们决定利用春节假期时间,把一些空间不合理的铺位重新规划,再分割出租。

“买矿机到赛格。”这位招商经理很兴奋。“现在国际上已经形成口碑了!”

在赛格广场短短的探访中,《棱镜》就遇到了来自塞尔维亚、俄罗斯、印度等地的买家。他们在寻找谁手里真正有货,最难采购到的就是中国制造的蚂蚁矿机和阿瓦隆矿机。为寻找到合适的价格,他们还会熟练的使用微信,方便店家有更便宜的价格后及时通知。

华强北的商家最喜欢的,就是这些国际买家。丁瑞的经验是:“他们目标明确,通常要的量比较大,而且签证时间有限,所以会很快下决定。”

矿机生意做起来之后,卖家这端也有了一些新做法。一些商户另辟蹊径,提供衍生服务吸引顾客。例如矿机托管业务,商家找来稳定的电力和场地,建好矿场,买家在购买矿机后选择托管,缴纳托管费后无需考虑其他问题。在一家挂着“华硕电脑”招牌的商户,店里销售极力推销这种模式,并拿来计算器熟练输入各种数字,演示回本周期。

在半年时间里,原本出厂价万元左右的矿机,被爆炒到超过3万元的价格,但依然供不应求。

“只要你有货,你就是大爷。”一位商户称。供需严重失衡的市场里,一些矿工淘汰下来的二手矿机,也成为被追捧的对象。“比如说蚂蚁矿机S9,一些矿场因为种种原因不干了,或者买了最新机器淘汰下来了,一台还可以卖到两万多块钱。”

四川的一位矿场主就经历了这样的疯狂,他在2017年底将矿场更换下来的旧矿机,委托华强北熟悉的商户转手卖掉,“用了一年的二手机,居然比我当初买的价格还要贵。”

中国力量首秀

天才少年与中国制造完美结合


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矿机销售集散地,华强北背后的支撑,是深圳及附近地区强大的电子工业设计和制造能力。

曼巴显卡矿机创始人金鑫对此感受颇深。2017年9月才下定决心要进入这一行业的他,在华强北找到了生产矿机的所有零部件,并在深圳宝安找到代工厂迅速投入生产。这在全球其他地方都不可能实现。

金鑫的感受不是个例。占有矿机市场最大份额的蚂蚁矿机,亦是在深圳代工厂完成制造和组装,随后通过深圳的区位优势,将矿机运输至全球各地买家手中。

华强北和深圳所代表的“中国制造”力量,在五年前首次出手,就震撼了整个比特币世界,并从此之后一直占据着矿机产业链条霸主地位。

2012年6月,一家名叫蝴蝶实验室(Butterfly Labs)的机构,声称正在研究集成电路式(ASIC)的专业矿机。如果研制成功,蝴蝶实验室很可能将掌控比特币世界超51%的算力,也意味着该机构可以对比特币的区块进行篡改,几近拥有完全掌控权。

“比特币的自由世界要被毁灭了!”大洋彼岸的“蝴蝶”扇动翅膀,惊醒了国内一众比特币爱好者。还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集成电路设计专业读研的张楠赓(币圈人称“南瓜张”),以及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蒋信予(币圈人称“烤猫”),代表中国力量迎战。

南瓜张被币圈普遍认为是世界上第一台ASIC矿机的发明者。他将其命名为“阿瓦隆”,并卖向世界各地,成功狙击了蝴蝶实验室。

相比南瓜张的“第一”,天才少年蒋信予研发的烤猫矿机,实现了更大规模的量产。

2012年7月,蒋信予用昵称friedcat(即“烤猫”之意),在比特币论坛bitcointalk上发起众筹,众筹份额被直接划转为烤猫矿机股份,并与比特币进行锚定。尽管发行的是股份,而不是代币,但这一过程依然被很多人视作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币发行)在中国的第一次尝试。

最早翻译中本聪白皮书的币圈传奇人物吴忌寒投入数万元,在烤猫矿机研发成功后,这一投资为他带来了上千万回报,并促成了他此后创立世界上最大的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

2013年初,阿瓦隆矿机和烤猫矿机相继出货,原本的挑战者蝴蝶矿机则遥遥无期。在随后的几年时间中,尽管经历了烤猫失联、新霸主崛起,但借助“中国制造”完善的基础设施和生产能力,中国力量从此成为矿机产业链条无可撼动的霸主。

算力大战前传

比特币价格保障带来的天时


但扮演救世主的理想主义,亦因为此次算力军备竞赛,被推向深渊。

2013年,比特币在世人面前完成首秀,年内涨幅超百倍、最高至8000元的价格,尝鲜者惊奇地发现,专业级矿机如同能下金蛋的鸡一样,可以源源不断地带来巨额财富。阿瓦隆矿机和烤猫矿机,价格在市场上被爆炒至六位数,依旧供不应求。

尝到甜头的获利者们,再也不愿回到过去。中本聪原本设计的每人利用笔记本即可参与挖矿获得比特币奖励的平衡,被完全打破。中国设计、中国制造的ASIC专业矿机,在比特币世界上演了一场又一场算力军备竞赛,将“挖矿”的门槛提升了千万倍。普通电脑成为历史,售价上万元一台的集成电路式矿机被搬上舞台。

随着越来越多的矿机生产商加入进来,在疯狂的算力军备竞赛中,每台矿机所能获得的比特币难度随之上升,谁能开发出算力更强的狂机谁就会接到大量订单。摩尔定律下,芯片升级研发能力,直接决定着竞赛的成败。

闪电智能CEO廖翔,亲身经历并参与了当年这场军备竞赛。他告诉《棱镜》,在行业草莽年代,传统的芯片大厂,比如因特尔、AMD、英伟达等,根本瞧不上这点生意,而第二和第三梯队的芯片厂商,则无暇顾及。

“可以说在传统芯片厂商种种原因没有介入,给了行业很大的窗口期,谁能研制出最新的芯片投入生产,谁就能赢。”

烤猫的早期投资人吴忌寒,成为这一轮军备竞赛中,最大的胜出者。他与在街头偶遇结识的芯片专家詹克团,在2013年共同成立了比特大陆。后者在半年时间里研发出了ASIC芯片,并在2013年11月将这款名为“Antminer S1”的矿机推向市场。

“比特大陆的崛起,可以说天时地利人和,无一不可或缺。”同样经历过那场算力军备竞赛的人士评价。首先是两位创始人的结合,在当时矿机创业圈子内,“是黄金搭档”,因为“吴忌寒懂比特币,詹克团懂芯片”。行业草莽年代,这样的结合显得尤为珍贵。

此外是“运气”成分。Antminer S1甫一面世,正是比特币价格飙升最猛烈的时间,这为比特大陆在2014年币价陷入低谷时备足了粮草,有资金支持下一代芯片研发。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如果詹克团研发的ASIC芯片再晚一个月,比特币的价格从8000回落到800,可能就不会有后来了。”

激烈的竞争中,受限于芯片能够承载的算力,很多入局者生产的矿机还未出厂,就面临着淘汰的风险。

而一度占据全网算力大头的烤猫矿机,也开始掉队。2013年底,在比特币价格狂飙突进的关键时刻,烤猫的第二代芯片研发遇挫。如同它和阿瓦隆共同击败的敌人蝴蝶实验室的结局一样,在算力迅速膨胀的节点,一步慢则步步慢,在其他对手的竞争下,烤猫矿机从顶峰时期占据全网超过20%的算力迅速回落至4%。苦撑一年多之后,烤猫在去生产线考察的路上,神奇失踪,至今成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