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币新闻 > 列表

比特币没用?没用才能成为信仰!

来源:  2018-05-04  阅读数量 26118

现在的数字货币五花八门,号称要改变世界的很多,号称要替代比特币的也不少。乍一看,一个个团队雄心勃勃,链条应用场景广阔,回头再看比特币,似乎显得特别原始,缓慢,寒酸,不入流。


更何况,比特币本身又可以分叉分叉再分叉,一个比特币生出来一群一群的崽子加密货币(如现在的比特币现金),这些儿子辈、孙子辈的数字货币也是个个武艺高超,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都装得一手好逼。


相比之下,仅仅具有数字货币属性的比特币简直太“没用”了,速度又慢,处理量又小,感觉迟早要被后浪们拍死在沙滩上。


今天我来纠正一下,为什么这种认知错得离谱?

首先,“无用”而又稀少,才是最有价值的!

这个世界上,人和人之间,最需要的境界是什么?


是装逼!


我有一样东西,你没有,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这就可以了——我用限量版的LV包包,我戴限量版的手表,我开限量版跑车,你难道真的傻到以为,是因为限量版的东西都特别有用,所以就可以很昂贵?


错!就是因为限量版的东西没用,但是稀少,可以用来给别人装逼,这就是它昂贵的所有理由,其他任何理由都不需要!


人们的日常生活也是如此——只有吃饱穿暖的人,才能去学习画画,弹琴,舞蹈等没用的艺术才能(当然不排除极少数人把这个当职业),我学习这些“没用”的东西,就是为了显示我和你不一样,而且,学习和掌握这些“没用”的技能,比你吃顿饭、喝杯水乃至学会某个工作技能要昂贵得多!


“有用”,是一种证明你不过如此普通的可怕属性。

“有用”,是有闲阶级灌输给苦哈哈的劳动者最美味的鸡汤。


且不说这些了,就说在人类历史上长期充当货币的黄金白银,在人类文明社会之初,你说它们都有什么用?


天然产出,但不能吃不能喝,做工具又太软,带在身上又太重,这么没用的东西,也就只能用来做装逼性质的装饰品和——

货币了。


马克思说什么“货币天然非金银,金银天然是货币”——这句话本身就说明,金银一开始并不是什么货币,后来人们发现,这两样玩意儿最没用,所以,只能用来充当货币。


马克思用金银的一系列属性来解释“金银天然是货币”,不过是事后诸葛亮而已——在古代中国,青铜可以充当货币,粮食可以充当货币,布帛也可以充当货币,每一样充当货币的材料,都可以找出来一堆一堆的解释。


到了19世纪,人们发现白银可以用在照相行业,显影剂中必须要用到溴化银,而且是大量的使用——白银终于“有用”了。


嗯,白银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逐渐丧失了其货币头把交椅的地位。


到了现代社会,作为导电性最好的金属,白银越来越有用。嗯,它相比黄金的价值也越来越低——200年前、500年前、2000年前,金银的价值比一直都在1:15左右,到了白银越来越有用的今天,金银价值比变成了1:60,1:80!


相比之下,一直无用的黄金呢?

人家一直被视作最珍贵的实体资产,连全球每家央妈都要存上一大堆在自家仓库里,用来支持虚无缥缈的信用货币。


比特币与其他数字货币的关系,正如黄金与白银、青铜、铂金的对比。不否认白银特别适合导电,不否认青铜特别适合造炮筒,铂金特别适合做催化剂,但正因为有用的属性,也让它们纷纷退出了货币竞争者的行列。


其他数字货币一旦变得“有用”,其货币本质就会被“有用的属性”所绑架,于是货币属性被削弱,变得不被信任。

相比其他功能强大的加密货币,比特币确实显得又笨拙又无用(看,黄金也是如此),但也正因为笨拙、无用、稀少且众所周知,它反而成为大家认为的最不可被替代的加密数字资产。


扪心自问,投资除比特币之外的数字货币的各位老铁们,你们有几个是冲着它们的货币属性去的?还不是把它当成股权,看好未来的发展空间才买入罢了。


这些“有用”的数字货币,可能因为一时的“有用”而被人追捧,但如果由于团队、技术、政策等问题,发明了新的更好用、更有用的数字货币,这种货币立即就会被抛弃而消散在时空中。


最原始单纯、最“没用”的比特币,不论潮流如何改变,仍旧会一如既往地“没用”下去,尽好区块链体系里交易的义务,简简单单地做一枚闪闪发光的数字货币。


其次,少即是多,比特币是一种信仰!


前面说了马克思是马后炮,现在告诉你,恩格斯那句“制造工具是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也非常值得怀疑——动物学家们早就发现,猩猩和乌鸦也能制造工具。


那,人类和动物的根本区别是什么?

我认可的,是《人类简史》一书中提到的观点:

人与其他动物最根本的区别在于——会不会讲故事


动物们只知道大地山川、河流湖泊、花草树木,鸟兽虫鱼等自然界的实体,对于外界生物,要么是食物来源,要么是恐怖天敌,或者就是毫无关系;对于自己的同类,要么是交配对象,要么是性竞争对象,或者父母子女,或者玩耍同伴,但无论如何,他们绝对不会编造出“鬼神”、“宗教”、“国家”、“民族”之类的纯粹想象的概念和故事,进而能联结成数十万乃至数十亿的合作分工群体(其他哺乳动物之间的合作分工群体范围都很小,而且特别简单)。


如果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某些故事就会梦想成真;

如果大家不信,故事就是骗局,概念就是谎言!


没错,“货币”也是人类社会自己想象出来的一个概念和故事,而且超越了国家、民族和宗教的影响范围,几乎所有世人都相信,他们手中的货币可以到别人那里交换到某种商品或服务,而别人也相信,他接受的货币也能到别的别人那里交换到商品和服务——但归根结底,这是所有人由想象所构建起来的一个故事,如果我们所有人都不再信任,整个货币体系就会轰然崩塌。


货币,也是人类社会到目前为止最成功、影响最深广的故事和概念。


简单说,也许我们还有国家、民族或者宗教的区别,但除了不懂金钱的婴儿之外,所有人类都有一个共同的信仰:货币!


比特币,作为第一个采用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它开创了一个行业和一种技术,相信比特币,就是相信区块链技术,就是相信人类会因为区块链技术而发生巨大的变革……


嗯,我的意思是说——

比特币就是区块链行业人的信仰——包括我!


有人问了,信仰,凭什么?

不用凭什么,就凭比特币开创了区块链技术这一条,它就足以成为信仰!


有点冒犯地说,我其实觉得,耶稣、穆罕默德和孔子的思维根本没什么,我绝对相信我自己现在的思维体系比他们更完善、更美妙、对人类社会更好。


但我能成为圣人么?

显然不能!

因为,前面已经有了耶稣,穆罕默德和孔子,除非我彻底提出什么革命性的宗教理论而且得到数亿人的认可,否则我就是凡人一个。

哪怕我提出的思想,比《圣经》美妙10倍,我也不可能成为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圣人;哪怕我提出的理论,比《可兰经》对当代10多亿穆斯林好一百倍,我也不可能成为伊斯兰教的圣人;哪怕我提出新的儒学观点比孔子好1000倍,我也不会被所有中国人当做国学的圣人。


对于世间已有之物,我们只能在现实的基础上讨论。


很多人提到,比特币的最大缺陷就是不满足图灵完备性,缺乏智能性和扩展性。


这又回到了前面所说的“无用”话题上了。

对于比特币,不满足图灵完备,恰恰可能不是缺点,而是优点!!为了让比特币除了成为货币之外一无所用,中本聪为此舍弃了许多功能和权益。


于是作为第一个区块链项目,比特币被设计得极为简洁,但是确保安全。


自比特币诞生以来的9年多时间里,在并无一个主体为其负责的情况下,虽然它遭遇过无数次攻击,但比特币系统本身却粗壮生猛地闯过了这一切,正如黄金从古代到今天,5000年来就这么一路“没用”闯了过来,钉进了所有人的脑海里变成了财富的代表。


比特币设计上的简洁,让我想到在《三体》一书中,由三体人制造的“水滴”,简单到仅仅由质子和中子构成,形状优美,简单无比,但,无坚不摧。仅用物理撞击的方式,便分分钟让人类苦心营造的1998艘大型太空战舰灰飞烟灭。


最后,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区块链就是道!


有好事者不甘现状,开始对比特币进行所谓的“革新”,更别提后来者为应用落地而提出的各式各样的改变尝试。


根据前面两条论述,你应该就明白,对于人类所认可的交换媒介——货币来说,改的越多,错得就越多。


但是,对整个区块链的生态进化而言,各种折腾却都是在为比特币添砖加瓦。


作为一心落地的各类DAPP(去中心化应用)区块链项目,我们不妨将它们看作股份制公司,它们所发行的数字货币就是股票权益。其应用落地与否,应用场景的大小,将直接决定数字货币的价值。而比特币,作为一种“无用”的单纯数字货币,则在不知不觉中成了购买这些股票权益的“货币”。


参与变革的人越多,DAPP越多,公司就越多,发行的股票(数字货币)就越多,那么对比特币的“货币”的需求量就越大。


也就是说,整个区块链生态,就是比特币的应用场景。各DAPP每前进一步,区块链生态每繁荣一分,比特币的价值就加大一分。


换句话说,如果DAPP是上市公司,那么比特币就是股票交易所➕央行。


如果应用能成功落地,那么比特币的未来毋庸置疑。


哪怕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所有应用都无法成功落地,最终证明区块链技术就是一个错误的方向,区块链技术只能解决区块链生态的问题,但只要有足够多的人相信,区块链技术还是让互联网在信息传递的基础上延伸出了另一个维度——价值维度,成为另一个现实空间,比特币的价值依然毋庸置疑。


至于那些夸口要替代比特币的新晋数字货币们,各位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区区上市公司怎么可能玩得过股票交易所央行呢?

所有的话总结为一句

我相信比特币!